返回 第215章 第二百一十五章  福运娇娘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215章 第二百一十五章[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https://m.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番外五——福运娇娘

    祁昀和叶娇回京后, 也没有在京城里待多久, 不是回老家瞧瞧,便是要出门转转,日子过得逍遥得很, 哪怕是几个孩子也不知道自家爹娘又去了何处。

    不过他们都知道, 这两人以后怕是不会在京城里常住了。

    果然,过了不久, 祁昀和叶娇便搬了家,回了老家的庄子里, 准备安度晚年。

    如意便像是之前的叶娇那样, 过年时候会回家瞧瞧, 次次都带着小黑,小黑也保持着一年掉一次毛的规律坚强生活着。

    日子就这么平顺的过, 叶娇多少也能明白柳氏的心思。

    儿女自有儿女的福气,各人自有各人的前程,为人父母给他们留下退路也就是了,多的便不用过多操心。

    叶娇倒也不会总去刻意打听京城里面的事情,不过几个孩子和好友的信件倒是雷打不动的每隔几天就来一封。

    旭宝一点点的往上走,终于实现了儿时的愿望,做了宰相,只是让爹爹给他天天念书的心愿暂时是无法实现了。

    如意也做了奶奶, 之前那个俏生生的小姑娘如今也要开始跟叶娇念孙子孙女调皮捣蛋。

    叶宝学习用功, 仕途顺利, 做到地方巡抚, 造福百姓,很受爱戴。

    楚景明这位帝王也常常被人夸赞,开海路,建商队,且他比起楚承允来更加果决坚毅,是非分明,在他治下,武将们的权利等到巩固,指哪打哪,分外勇猛,几场战事下来,边关那般复杂的地方都扫了个干干净净。

    宁宝骁勇善战,还得了个诨名叫玉面阎王,这名字听得叶娇笑了好一阵子,宁宝每次都咬牙切齿不许人提。

    不过战场刀剑无眼,宁宝也不是次次都能无往不利。

    白虹果救过他一命,延盛草结的果子也吃了两颗,算是让宁宝安稳度过了最凶险的时候。

    待他升至一品官位后,寻常人想要近身都难,也叫这才不担心他会有性命之忧。

    没有外敌肆虐,商贸发展越发恒通,国富而民强,这些不用别人告诉叶娇,娇娘光是从自家相公越来越忙碌的日子,以及账簿上越来越多的银钱就能看得出来。

    不过祁昀并没有抓着手里的铺子不放,只因为之前儿子女儿不是做了官,就是当了官娘子,总不好让他们再涉及商贾之事,但旭宝的二儿子祁瑜自小就对数字极其敏感,不爱读四书五经,反倒格外喜欢瞧着祁昀算账做生意,祁昀同旭宝商议一番后,便把祁瑜带在身边。

    小祁瑜生的可爱,那双眼睛像旭宝,也就是像了叶娇,而笑起来的模样像旭宝的娘子文氏,很是温润,面相就让人心生好感。

    不过祁瑜内里是个狡猾的小东西,旭宝就不止一次的念叨,自己是个老实人,娘子文氏虽然精明却直率,谁知道生了个小狐狸出来。

    可这个小狐狸得了祁昀的喜欢,一直带在身边,等祁瑜长大,祁昀就毫不犹豫的把手下的所有铺子和商路都交给了祁瑜打理,祁昀自己当起了名副其实的富贵闲人。

    他一开始做生意,就是为了娘子,现在不做了,也是为了娘子。

    祁昀觉得什么事情都比不上陪娘子过日子重要。

    叶娇也终于能把记账的这事情撂到一旁,日子松快很多。

    又过了两年,石氏搬到了距离叶娇不远的庄子里。

    刘荣身上有老伤,哪怕精心调理,叶娇也给了调养的药材花,不过到底是不如年轻时候的骁勇,再加上祁笈、叶安和这些年轻人能挑的起大梁,刘荣就请命外任。

    得封节度使,属地为定州旁边的嶂州。

    恰巧祁家老家便在这附近,石氏索性买了个庄子,挨着叶娇,有时间便来同叶娇说话。

    不过待上了年纪,石氏还是同刘荣一起回了京城。

    祁家的根在这乡野之间,但是石氏的家却在京城里,如今楚景明也退了位,把帝位给了太子,石天瑞作为三朝元老,地位稳固,刘荣和石氏的孩子也在京城为官,还有孙辈重孙辈,无论是议亲还是交际都需要已经成了太夫人的石氏操持。

    叶娇却依然留在这里,旭宝做了宰相,宁宝官拜大将军,如意也是富贵自在,个顶个的能耐,爹娘也就能松快很多。

    只是再好的日子也有过完的那天。

    当叶娇发现自己现在已经没办法让新找来的延盛草开花时,便知道,自己怕是时日无多。

    她悄悄的将枯萎的延盛草埋了,然后慢悠悠的回了屋子,侧身躺在踏上睡了。

    等到了傍晚时候,叶娇睁开眼睛,便感觉到自己身边便是祁昀。

    祁昀见她醒了,笑着抱着她,将一碗已经晾好的茶水喂到叶娇嘴边,待她喝了才道:“我们如今都不是年轻时候了,寻常侍候花草的事儿免不得劳累,还是让手底下人去做,你瞧瞧也就是了,别总是自己动手。”

    叶娇喝着水,闻言应了一声,而后抬头瞧着祁昀,眨了一下眼睛。

    不知为何,叶娇突然问了句:“相公,人的性命不过百年,你说是先走好还是后走好?”

    祁昀不知道为什么叶娇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其实到了他们这个岁数,对于生死不是特别忌讳就是特别看重。

    好在祁昀从小就经常在生死边缘上挣扎,故而看得很开,也很通透:“若是我选,我选后走。”

    叶娇轻轻地扣住了祁昀的指尖,轻声问道:“为什么?”

    祁昀收紧手指,反手拢住了叶娇,语调依然平缓:“以往都是娘子护着我,养着我,让我健康和顺,我总不好让娘子再承担丧夫之痛,”说着,祁昀就笑起来,“只是到时候你记着多等等我,我总会去找你的。”

    叶娇的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祁昀:“你,知道?”

    “知道什么?”

    “知道,我不是常人。”

    祁昀笑容轻缓,声音温和:“知道,只是我以前觉得娘子能活上千百年,如今看到反倒是我拖累你了。”

    叶娇则是摇摇头,像是安了心一般,多年的秘密现在发现不算是秘密,她唯一的隐瞒也不复存在,此刻反倒觉得无比踏实。

    可是最终先去的依然是祁昀。

    叶娇是明白缘由的,白虹果救命,延盛草培元,只是这些都要靠着人参来调养。

    她现在体内的人参精魄已经不再像是之前那样有效,延盛草尚且养不活,对祁昀的帮助怕也没有那么大了。

    祁昀离开的那个下午,两个人坐在一起晒太阳,总是作息规律的祁昀突然说自己有些困倦。

    叶娇握了握他的手腕,便知道时候到了。

    她没有惊动任何人,只是陪着祁昀一起回了房间,躺到床上,落下了床帐,像是每天入睡前时候那般紧紧依偎,女人挽着他的手臂,呼吸清浅。

    祁昀像是能感觉到什么,伸出手,放在叶娇后背上拍了拍,声音依然是只对着叶娇才有的温和:“我大抵要食言了。”

    曾许诺过不让自家娘子伤心,偏偏人算不如天算,他终究还是要先行一步。

    叶娇却笑了笑,没有掉眼泪,只是对他道:“那这次,你等等我,好么?”

    祁昀点点头,回了个笑,而后便安然的闭上了眼睛。

    叶娇挨着他,指尖轻轻的在男人的眼角眉梢轻轻勾勒。

    哪怕这人不再年轻,可是在她心里,他依然是成亲那晚的模样。

    隔着红色的盖头,也能看得出他俊秀无双。

    是自己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一直叶娇的指尖放在他的嘴唇上,再也感觉不到男人的呼吸,她才收回了手,安静的跟着合上了眼目。

    本以为没有相公哄着,自己怕是很难睡着,可是这次叶娇睡得很踏实,没多久就进入梦乡。

    再一睁眼,看到的却不是熟悉的床帐,而是夺人眼目的璀璨光芒。

    她下意识的伸手挡了挡,而后微微一愣。

    这双手,莹白如玉,指尖细长,瞧着……竟是年轻得很。

    而后叶娇细细打量了一下周围,便发现这里似曾相识。

    这个山洞,这些晶石,还有那块大的惊人的玉石……

    好像是在好久好久之前,她还是小人参精的时候,被其他妖怪追得慌不择路,无意中找到的那个山洞……

    “你可算醒了,我还以为是那个坏鸟骗我呢。”

    这声音也耳熟,叶娇不由得扭头看,就对上了一双漂亮的狐狸眼。

    眼尾上挑,笑容明艳,背后还有一条毛茸茸的银白色大尾巴晃来晃去,对上叶娇目光时,那尾巴慢悠悠的过来蹭了蹭叶娇的脚背,见叶娇下意识的往后躲,胡玉儿笑意加深。

    叶娇这才反应过来,张开手臂直接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小狐狸,软糯糯的道:“玉儿,真的是你。”

    胡玉儿没想到自己迎来的是这么热情的小人参,不过想想,以前这小人参就喜欢连根带叶的往自己这里扑,胡玉儿便接住她,拍了拍她的后背,笑着道:“你醒了便好,来,站起来走一走,你身上的衣裳鞋子都是我给你做的,你看看合不合身。”

    叶娇这才反应过来她现在不是人参模样,而是人形了。

    成人了……

    小人参精愣了一会儿,就在胡玉儿觉得她是不是被雷劈了一遍后变傻了时,就看到小人参突然看向她,紧着声音问道:“玉儿,玉儿……我是怎么回来的?”

    胡玉儿索性也盘腿坐到了叶娇对面,笑着对她道:“你之前渡劫不成,我以为你……不过安郎给你的那根凤凰毛起了作用,他说你去了你该去的地方,就几天前有只兔子精说瞧见这洞里的玉在发光,我就来瞧,便看到你在里头了。这石头是回魂石,加上凤凰羽毛,你运气是真真的好,这都过了快一百年了。”说着,胡玉儿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挺好认的,这叶子长得和以前一模一样。”

    叶娇也跟着摸了摸,便摸到了头上长起来的小叶子。

    到底,还是长出来了……

    不过很快叶娇又问道:“只有我么?没有别的?”

    胡玉儿疑惑的歪歪头:“没了啊,还有谁?”

    叶娇没再说话,只是愣愣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突然掉了眼泪。

    晶莹的泪珠儿一串串的掉,啪嗒啪嗒的打在她的手背上,止都止不住。

    这把小狐狸给吓坏了,赶忙伸手抱住了叶娇,轻轻地在她后背拍了拍,紧张兮兮的问道:“怎么哭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就知道那坏鸟又骗我!你等着,我去问他。”

    叶娇并不知道坏鸟是谁,她只是拽着胡玉儿的手,摇摇头,然后抱着她,声音有些低又有些软:“我好想,做了个梦,很长很长的梦。”

    胡玉儿便抱着她,小心翼翼的问道:“噩梦?”

    小人参把脸埋在小狐狸怀里,声音轻轻:“不,是美梦,美的我都不想醒过来了。”

    最终叶娇也没告诉胡玉儿自己经历了什么,她只是经常去河边盯着溪水里的自己的倒影看,抱着膝盖,不知道想什么。

    只是小人参无论过了多少年,心都是纯白清澈的,她不愿意让胡玉儿为了自己担心,也就不曾多说什么。

    可是叶娇从回来那天起就默默地在山洞里用石头写字,算时间,想他了就加一笔,只是一直到她默写完了整篇药典,都没能等来那个人。

    胡玉儿并不知道叶娇在烦心什么,她只当叶娇是刚刚涅??重生,心绪不宁,就天天同叶娇玩在一起,哄她高兴。

    叶娇哪怕曾经走过一生,但是人的生命实在是太短暂了,百年时光在小人参精的生命里算不得多长,即使她在那百年当中经历的事情多的数都数不清,可是性子从未变过。

    对着小狐狸时,叶娇脸上的笑容渐渐多了起来,不过依然雷打不动每天会用上一个时辰的时间去山洞里托着脸看着回魂石,格外执着,也分外虔诚。

    而在这段日子里,叶娇也知道了书生的身份。

    原来小狐狸喜欢的书生是鸾鸟,怪不得叫卢安呢,叶娇同样知道了救了自己命的凤凰羽毛是书生给的,他便去找书生道谢。

    书生则是笑着道:“不用谢我的,这羽毛也是有个老家伙早早算到你有这么一劫,便交给了我,只是那时候我不知道是要救你的,后来站不出了确切时辰,这才给了你,你要谢,谢他便是。”

第215章 第二百一十五章[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