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472章 江湖有你(44)三合一  敛财人生[综]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472章 江湖有你(44)三合一[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https://m.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湖有你(44)

    四爷重重的甩下车帘子,然后往车厢里一靠, 都不想说话了。

    这还过不去了是吧!

    咋到哪都能碰上呢?

    郭靖和黄蓉两人回京述职已经是迟了, 怎么到现在了还在这里晃悠呢?

    恒儿朝他姐努努嘴, 叫他姐看爹爹。

    龙儿悄悄的瞪了他一眼,才伸手给她爹揉肩膀:“咱们就是出来转转, 等姑父他们祭奠完了, 咱们这就回了。至于郭都督……只怕如今我娘的面前,都堆满弹劾的奏折了。国法总在那里放着呢,便是夺情开恩, 这罚总是要罚的。”

    到时候由着您出气便好了。

    这不是出气不出气的事。

    四爷睁开眼睛想说点什么,但想想龙儿也不是桐桐。跟桐桐不用说, 她也能明白此时自己心里的各种不舒服。但跟龙儿, 你饶是说上千言万语,她也未必能领会一二。

    尤其是在这件事上。

    但不管愿意不愿意,已经到这地方了, 这有些事就躲不过的。

    到了郭家门口, 果然, 最破的院子便是郭家了。

    院子里, 郭靖跪着, 听到动静也都转过头来。黄蓉在边上, 一看见车辕上的完颜康, 便什么都明白了。

    郭靖一脸激动:“阿康,你怎么来了?”

    四爷总不能躲在车里不出来吧,这一路上颠簸, 也得舒展舒展。不能说因为这些人叫自己受委屈。那边正打招呼呢,见帘子一掀,从里面出来一个大姑娘和一个小少年,郭靖还愣着呢,黄蓉已经迎出去了。郭靖赶紧起身,这时已经看到四爷的半拉子身子从车厢里出来了。

    郭靖一激动,张嘴便喊:“主……”

    一个‘主公’没喊完,就被黄蓉高声截断了:“主要是杨家兄弟回来的太巧了,当真是吓了我们一跳。”然后朝郭靖使眼色,你大师傅还在里面呢,叫什么主公。不想惹事就不要喊叫,只当是你的杨兄弟突然也回来了不就好了。

    郭靖猛然间明白了过来,只赶过去对着四爷见礼,却不再说话了,只扭脸问完颜康:“阿康怎么突然回来了?”

    完颜康一脸一言难尽,“刚好有事,路过了,想来祭奠一下郭家伯父。想着从家门口过,没有过门不入的道理。”

    这话说的很动听了,杨家早就成了一片荒芜,哪里还有什么家。这个家自然是指郭家。

    专门来祭奠郭啸天,拿郭家当自家,这便是不见外的意思。

    郭靖重重的拍了完颜康的肩膀,边上的黄蓉局就道:“我也正与靖哥哥商量,说请人将隔壁的院子也修起来,正好这边的院子也着实是慌了,很不成个样子。”她说着,又朝一个方向指了指,“那边原本是曲师兄的酒铺,我也想一道儿给拾掇出来,好歹是傻姑的家。”

    完颜康心说,你回应我的善意这本没错,但是你们是不是忘了,回京述职远比现在修院子来的重要的多吧。

    他这一沉凝,黄蓉秒懂,便道:“本来想着明天就得赶紧走,回京述职的。修院子的事是留了银钱给乡老,想来修整院子这点事,也能做好的。”

    完颜康心里就叹:这得亏这郭靖是找了个聪明的老婆,要不然呀,他这脾性,当真是不适合官场。

    他也不避讳,直言道:“按时间,你们早该到燕京了。怎么到现在还在临安。不是我说你呀义兄……”他说着,看了一眼四爷,“要不是主公押着,那弹劾的奏章能堆满大殿了。”

    郭靖一脸黯然:“该是我受罚的……”说着,就要给四爷跪下。

    完颜康一手拦了,黄蓉赶紧道:“阿康你是不知道……我们都出发了,结果半路上遇到从丐帮那里得来了大师傅叫人送来的信,只说他身受重伤,命不久矣……靖哥哥当时就说,要上折子,是我先拦了,说等看看情况,许是不太要紧呢。实在要紧,咱们带回燕京,娘娘的医术咱们是信得过的。如此,这折子便没有发。可不想按照大师傅留下的地址找过去,只见打斗的痕迹,满地的血迹,却不见大师傅的人影,那时候我们是真急了。也真就忘了上折子那一茬。心急如焚,没头的苍蝇似的乱找……昨儿才找过来……”

    龙儿在边上就接话:“我的医术,虽不到家,但若是重伤,给我看看,我再想想法子。”

    黄蓉一脸难色,朝屋里看了一眼。

    龙儿便了然,想起之前在村头,那孩子一口一个‘瞎子老爹’,这就证明柯镇恶到牛家村的时日不短,而且能自由活动,以至于连村里的孩子都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

    那么这重伤快要死的事,必然是假的了。

    这是有意要拖延郭靖夫妻的行程。

    黄蓉便道:“靖哥哥说要走,大师傅便要绝食,刚才……靖哥哥在请罪……”她朝身后的屋子看了一眼,眼里有一丝几乎都快掩饰不住的厌恶,“大师傅不允,只说靖哥哥要敢踏出南宋一步,他便死在靖哥哥面前。”

    那这柯镇恶当真是有够叫人讨厌的。非得把他的一切强加于徒弟,这就很没有道理了。

    听着的人都挺无语的,那破屋子的门‘咯吱’一声,从里面打开了。

    柯镇恶一脸怒色从里面走了出来,冷笑道:“……怎么?当真大师傅的话你都不肯听了。”

    “大师傅……”郭靖一脸的难色,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徒儿不是不肯听话,只是徒儿记得大师傅的教诲……徒儿不能做叛臣……况且,谁对百姓好,徒儿看在眼里……”

    “不要再说了,你就是听信那个妖女的话,始终不肯听为师的。”柯镇恶手里降魔杖重重的砸在地上,顿时间,院子里的尘土飞扬,扑了人一脸。

    龙儿用袖子替她爹挡了,她却只皱眉侧了脸,飞尘还是迷进了眼睛。

    杨过一瞧,顿时就不乐意,马上道:“我也是年纪小,还真没见过这种挟恩图报的。你是师傅就得听你的,你咋这么心狠呢?你就不想想,我郭伯伯的娘亲,我郭祖母还在新宋呢。行!哪怕你不愿意叫人家儿子孝顺母亲,只孝顺你这师傅,这也都行,那你不能叫人家连女儿也不顾吧。我郭伯伯和郭伯母的独女,如今还在新宋呢。两个至亲之人都在新宋,你却叫我郭伯伯叛了新宋投奔南宋,你是不置那祖孙二人于死地不罢休呀。”他像模像样的叹了一声,“一头是有恩的大师傅,一头是亲娘亲闺女,救了这边那边就得死,我要是郭伯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黄蓉暗暗点头,看着杨过的眼神倒是温和起来。连这个大的孩子都懂这个道理,可这老瞎子却一点都不明白。

    杨过就说:“要不这样,既然两边为难,无有办法,我倒是有一个提议。”

    黄蓉嘴角一翘,马上就道:“你说便是了。如今当真是没法子了,不管什么法子,说出来参详参详也好呀……”

    杨过一本正经的道:“舍不得大师傅死,舍不得亲娘亲闺女死,这便是一个死局呀。非死解不开的!要不,大师傅也别死了,叫郭伯父死吧……郭伯父死了,就什么都解开了……”

    “胡说!”完颜康呵斥道:“哪里有你这么说话的?死什么?你郭伯父死了……你郭家祖母谁来奉养,你郭家妹妹谁来抚养。况且,郭家也是忠良之后,如今郭家还没有子嗣传承,你郭伯父死了,到那边怎么见你郭家祖父?”

    父子俩这么一唱一和,把柯镇恶的脸都说黑了。

    那边黄蓉眼里闪过笑意,只说:“杨家兄弟也不要训斥孩子,我看这孩子说的很是。与其这么左右为难,当真是不如一死了之的好。”她说着,便拔出匕|首递了过去:“靖哥哥,你先走!你走了,我一定追随你去。至于婆母和芙儿,便交给杨家兄弟照看了。如此,用两条命抵了师傅们的恩情便是了……”

    “妖女!”柯镇恶大怒,降魔杖指着黄蓉而来:“我徒儿如今都是被你害的。若是早离了南宋,也早就带着郭夫人离开了,哪里如现在这般,受制于人!”

    黄蓉侧身躲了,轻笑一声:“大师傅真正无礼的很……”

    “可不是无礼嘛!”龙儿站出来道:“你张嘴闭嘴将郭夫人骂为妖女,可你知道,你嘴里这个妖女,这些年都做了多少事。倭寇海盗往年常年在南宋沿海偷袭,烧杀抢掠无所不作,这自从郭都督夫妇驻扎以来,南宋沿海可受到半点侵扰?南宋往来的船只可有被海盗袭击的?都没有!你道是南宋的商人都是见利忘义,不顾朝廷愿意与新宋做生意?都不是!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在海上的安全,是谁给他们的!”一传十十传百,商人们都知道新宋对于南宋的人是个什么态度,所以,来往生意从来不曾断绝。内陆封锁就走海上,这条商路如今繁华的不得了。若是能将运河的货运和敞开,那这经济何愁不繁华。可这几年,运河走人尚可,货运越来越不好运了,海上那条线也越发的重要起来。为何爹爹和娘亲对郭都督夫妻比旁人的宽容,这便是主要原因。爹爹说,南宋的子民也是子民,当受到保护。于是,郭都督就坚决执行。换个人,也能执行,但执行的效果,不会有这么好。毕竟,孤悬海外的一支水师,常打交道的都是富商。保护了人家的财产,按照人情,必定是要上门致谢的。这致谢,便必然会带着谢礼。这谢来谢去了的,谢下来的结果便是,要不了两年,只怕那些商人不给一定的费用,水师都不肯出动的。真要演变成这样,这就不是施恩,而是结怨了。但郭都督却不会,郭夫人会自己去做生意,但却不会怂恿郭都督收受别人的谢礼和贿赂。这为新宋赢得的是名声和人心。新宋商业繁荣,也与南宋的商人不畏南宋朝廷坚持与新宋做生意有直接的关系。

    而这些,黄蓉在其中,功不可没!

    黄蓉也很惊讶,龙儿这丫头向来是不喜欢她的,这一点她很清楚。但是没想到,这个时候,却站出来为她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她的鼻子突然就酸了一下。

    龙儿不管黄蓉怎么想,她只说事实。不管其自身的品性性格,也不管她那么做到底是为了谁,但她做了,这就得记住。小节不用太计较,大节上两人不曾有亏。

    恒儿就说柯镇恶:“不管怎么样,新宋朝廷都得对柯大侠说一声谢谢。正是江南七侠数年的悉心教导,才有了如今爱民若此的郭都督。”他笑着走过去,走到柯镇恶面前,“柯大侠,我姓赵,单名一个‘启’。”

    恒儿只是乳名,家里人叫的。

    人家大名叫赵启。

    柯镇恶耳朵动了动,听声音能判断出来,这个孩子年纪不大,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没防备,直接叫他走到了他的身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孩子说他叫赵启。

    赵启?

    这个名字听着有些耳熟呀。

    “新宋的太子?”柯镇恶试探着问。

    太子……这个嘛,这是人家说的,我爹还没册封人家啦。

    恒儿就说:“柯大侠,我如今也不说什么新宋如何好的话,我在这里给你个承诺,请柯大侠跟我们往新宋去一趟。不为别的,只为了叫郭都督亲口问问他娘,若是郭大娘也愿意郭都督回南宋,那我亲自送你们回来。我这一国皇子给的承诺,不会不认的。就像是刚才杨家表哥所言,郭都督还有娘亲,还有女儿在新宋。这天地君亲师,这‘亲’终归是排在‘师’的前面的……”

    黄蓉就不由的多看了这位皇子一眼:当真是个聪明的孩子。知道老瞎子性子直且倔,刚才杨过用话将他逼的进退不得,他未尝不知道有母亲和女儿在新宋他却这么逼迫靖哥哥不对,可以他的性情,又如何肯认。

    先是杨过以话激人,再是龙儿以理服人,最后是这个不大的孩子,出面递了一个台阶来,不管对方愿意不愿意,都拽着人从台阶上下来了。

    除非柯镇恶能说出不叫郭靖管他娘和他闺女的话来。

    显然,柯镇恶固执是固执,人伦道理是讲的。

    郭靖这才大喜,转身看着四爷,却只道:“阿康,带着先生里面请。”

    杨过率先进去,左右看看,奇怪道:“晚辈常听闻江南七侠的大名,却不知道为何独独柯大侠在此,其他五位大侠,难道这次晚辈要错过了?那当真是可惜了!”

    这也是郭靖急着想知道的,还没坐定,他便急忙问说:“大师傅,我其他五位师傅呢?这一路来,徒儿也未曾听到他们的消息。”

    柯镇恶尴尬的一下,随即冷哼一声,“他们嘴上应和我,心里还是向着你的。要找你我怎么会带他们一起?”

    郭靖忙道:“那他们也不能放心您一个人出门呀。”说着便看黄蓉,“蓉儿,赶紧请丐帮帮忙去信给其他五位师傅,告知他们大师傅的消息。”

    黄蓉应了一声,出去的时候却看了龙儿一眼,眼睛轻轻的眨了一下。

    因此,等黄蓉出去之后,龙儿看了杨过一眼,杨过悄悄的挪到柯镇恶的背后,至少得防着他吧。

    如此,龙儿才放心的跟着黄蓉走了出去。

    黄蓉在院子门口,朝屋内指了指,就朝村外指了一下。龙儿明白,她是说这里说话不方便,柯镇恶的耳朵太灵,咱们走远点。

    这一走远,就直接走到了村口。

    黄蓉站在村口的一颗大榕树下,龙儿走过去,问说:“郭夫人有什么要紧的话要跟我说?”

    “嗯!”黄蓉的脸色并不好看,伸出手掌来叫龙儿看:“可记得这个东西?”

    龙儿只瞥了一眼:“记得,十多年前……你当时走的时候,从我头上摘走的一只珠花。”

    那时候黄蓉是逗龙儿玩的,趁其不备,借着轻功高明,抢了这小丫头一只珠花便跑了。

    黄蓉点头:“这只珠花我一直留着,后来芙儿大些了,不知道怎么给翻出来,觉得好看,死活就要戴。我便由着她,也想叫她沾沾你的福气和灵气,这丫头也爱惜的很,一直都戴着的。直到我跟她爹要把她送回燕京,她不乐意,跟我们闹起来的时候,却不慎把珠花弄掉了,竟是把上面的玉片给摔碎了。那丫头哭的什么似的,正好我们夫妻碰上七师傅……她是背着老瞎子来看靖哥哥的,见芙儿哭的可怜,便答应说一定把珠花修好,回头给她送去,于是,这珠花便一直在七师傅那里……”

    龙儿又看了那朵珠花一眼,那珠花其实是爹爹的手艺,像是一些镂刻的技艺比之首饰匠人的技艺都好。如今,那细微处破碎了,依旧有被修整的痕迹,那这珠花便是假不了的。

第1472章 江湖有你(44)三合一[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