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03.第一百零三章  伪装学渣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03.第一百零三章[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https://m.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欠收拾?”

  “看你打算怎么收拾了,比如床上打架这种……”

  谢俞没抽回手,就这样任由他压着。

  然后他垂下眼、二话不说直接俯身凑了过去——跟白天操场上、众目睽睽下的那个隐秘的吻不同,几乎带着点狠劲,毫不掩饰地亲他。

  剩下的话悉数湮灭在两人交缠的唇齿间。

  谢俞又张张嘴,露了一小排牙齿,报复似的,咬在贺朝嘴角。

  贺朝被他勾得失了理智,正顺着怀里那人的腰腹往上探,半只手隐在卫衣下摆里,被他咬得没忍住“嘶”了一声。

  门外走廊上,有几个人来来回回地不停走动。

  好像是谁的什么东西丢了,动静闹得挺大。

  “那边有吗?”

  “没看着啊。再去那边找找,快点,不然等会儿该熄灯了。”

  “……”

  脚步声断断续续。

  隔着扇门,谢俞还是忍不住放轻了呼吸,浑身感官都被调至最敏感的状态。贺朝的手掐着他腰往上探几分,被这人手掌碰过的地方,温度一点点往上升。

  “你硬了。”

  谢俞半睁开眼,看到贺朝嘴角已经被他咬出一块暧昧的印记,哑着声说:“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虽然上次的体验并不太好。

  两人都是第一次,贺朝不得章法,他也做不到完全放松。

  但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很多时候控制不住,玩着就玩出了火。

  贺朝还是担心,该补的知识早已经在网上补过了,实践起来又是另一回事:“真的很疼?”

  谢俞从小受了伤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忍痛能力挺强,上次说疼更大原因是一整晚没怎么睡好,烦躁更胜:“还行吧。”

  “其实我也疼。”

  贺朝不太自然地咳了一声,说:“你太紧了。”

  贺朝说完,谢俞已经脱了上衣,手搭在贺朝腰间,作势要去解他的腰带。

  面前这人赤/裸着上身,从清瘦细致的锁骨往下,是半遮半掩的人鱼线。顺着动势,手腕上那道红绳往下滑了一点,红豆正好硌在他突起的腕骨处。

  过段时间就要入夏,但最近夜里气温还是偏凉。

  说是解腰带,谢俞的手不规矩地隔着布料碰在某个地方,又抬眼看他说:“滚过来,不是让我收拾你吗。”

  贺朝手撑着床沿,只觉得喉咙发紧。

  谢俞在行动力这一方面总是能打他个措手不及,所有自制力悉数瓦解。

  ……他早晚死在这人身上。

  已经到了熄灯时间。

  整栋楼断了电,只剩下从街边路灯上折出来的光。

  谢俞被贺朝压着,手肘撑着床板,不甘示弱地、半抬起上身凑上前跟他接吻。

  “朝哥。”

  谢俞尾音有点哑,又喊了一声:“哥。”

  贺朝下身那条牛仔裤刚才已经被谢俞解开大半,此刻正松垮地挂在腰间。

  他松开捏着谢俞下巴的手,埋下头,沿着腰腹一路往下。

  谢俞闷哼一声,彻底说不出话了。

  谢俞这个人很少服软,在床上也是,即使被压着操/弄,仍然硬气得很。贺朝的手本来虚虚地扼在他后颈处,喘着气往上挪了几寸,落在谢俞头发上。

  软的。

  还有属于男孩子的,压抑着、咬在嘴里不肯声张的低咽。

  最后在眼前这片昏暗里。

  谢俞听到贺朝重复念了几遍他的名字,声音很近,几乎贴在他耳边。这个声音跟灭顶般的快.感混杂在一起。

  ……

  刚恢复‘学霸’身份不到二十四小时的谢俞,第二天进了教室就趴在课桌上补觉。

  整个上午,什么课也没听。

  男孩子坐在最后一排,枕着臂弯,看上去挺懒散。被碎发挡着,只能看到半边脸,眉眼冷然,哪怕睡着了也还是那副让人不敢接近的样子。

  他桌上那叠教科书几乎都是全新的,完全没有翻阅过的痕迹。任谁看了都不会把他跟四校联考第一名联系到一起。

  如果不是四校联考成绩单就贴在布告栏里,各科老师和同学盯着那个熟悉的后脑勺,几乎要以为昨天经历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每节课下课,窗户外边都有其他班的人偷偷过来看。

  以前是来看校霸,现在还多了一层想法:这他妈可是行走的744啊,梦里都见不着的744。

  贺朝反思了一下昨晚自己是不是又没控制住把人弄得太狠,但是反思的结果告诉他应该没有,昨晚这人明明最后受不住,还求着他快点:“还疼?”

  “困。”

  “那哥技术怎么样,我觉得上次那个评判标准不是很客观。”

  谢俞不是很想理他:“滚开行吗。”

  贺朝也算是看清楚了谢俞这种下了床就不认人的态度。

103.第一百零三章[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