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结局.下  西出玉门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结局.下[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https://m.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找到回家的路!

  挂了电话,叶流西怔愣了好一阵子。

  道理想明白了就不玄乎了:昌东的车花大价钱改装过,应该有GPS定位追踪,而车载电话是汽车点火开关打开时自动接通电源的,昌东行事一直缜密,不会不做提醒设置,车出玉门关,进入正常通讯区域时,他就收到了提醒。

  叶流西哼了一声,躺倒在车座上。

  还以为要花好一阵子才能找到他。

  还以为出现在他面前时,能给他个惊喜。

  原来一出玉门关,他就知道了。

  像孙猴子翻翻翻,翻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出关后通话的第一个人、遇到的第一个人,都是他。

  躺了会,蓦地想到了什么,飞快地翻身起来,掰下车内的后视镜,照了又照。

  糟了,一连几天行车,难免灰头土脸,行李收拾得也潦草,没什么像样的衣服,本来一切都不是问题,到了大城市,金砖换了钞票,想怎么拾掇怎么拾掇……

  谁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只能靠天生丽质来撑场面了,再争分夺秒睡个美容觉吧,昌东没那么巧刚好也在无人区的,他说的“马上”至少要好几个小时……几个小时足够她养精神了。

  叶流西翻出盖毯,赶紧躺下了。

  人躺下了,心躺不下来,老琢磨着待会见面了,她应该怎么表现。

  说“好久不见”是不是太见外了?

  那说“很想你”呢?

  太矫情了,不符合她的身份,她现在是西主,得高冷……但高冷的话,昌东不吃这一套的吧。

  辗转反侧,古时候小书生面圣大概也没她这么纠结。

  好不容易睡着了,梦里也不安稳:梦见昌东来了,她一个没克制住,飞奔着迎了上去,昌东一直含笑站在原地,温柔看她,就在她快扑进他怀里时,他忽然动作敏捷地往边上一跳,说:“嘿,没扑着!”

  她一头就栽地上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就醒了,这醒的时间刚好:天将亮而未亮,戈壁还浸在薄凉的灰色里,不远处,一辆小面包车缓缓驶近,两盏晕黄色的车前灯,像两颗睁大的眼睛。

  小面包车不停,一直驶到和她的车擦身,驾驶座旁的车窗相对。

  有咿咿呀呀的唱曲飘过来。

  “良夜迢迢……我急急走荒郊……身轻不惮路途遥……”

  叶流西说:“听这么老土的歌。”

  昌东伸手揿下了DVD机的关机键:“还不是跟你学的。”

  叶流西看着他笑,笑着笑着,鼻子忽然有点酸:真好,他还是那样,不颓丧,也没有消沉,眼圈上有些许熬夜行车留下的暗青,目光像梦里一样,明亮而又温柔。

  昌东伸手推车门,刚推开一条缝,就意识到自己这车停错了。

  车身擦得太近了,这车门其实是推不开的。

  叶流西瞥了眼两车间的距离,懒懒往车座里一窝:“傻了吧?”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昌东倒车,让出距离,走到她车前,拉开车门。

  叶流西还是大爷一样躺着。

  昌东说:“几个月没见,这架子大了不少啊,流西,你就不能动一动?”

  叶流西眼皮轻掀了一下:“我又不急着见面……我赶了这么远的路,累着了,谁急着见面谁动。”

  也是,她从关内走到这,走的不只是百千公里路,耗的也不止一两桶油,近三百个日夜,无数纷纭人事,是该累了。

  昌东俯下身子,伸手环住她腰,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句:“是我急着见面。”

  叶流西斜乜了他一眼,说:“是吗?”

  那副他百看不厌的小表情又来了,下唇一咬,想笑又不笑,还得作出一副不是很情愿的勉强神气,说:“那我配合你一下吧。”

  说完,终于绷不住笑了,伸手勾住他脖子,被他带出车子。

  空气微凉,晨曦将出,长长的公路,前后望不到尽头,没有过车,也没有人声。

  偌大无人区,此时此刻,也许只有两个人的心跳,两个人的呼吸。

  站定时,叶流西揪住他衣领过来闻了闻,煞有介事:“不对啊,有别的女人的香水味道。”

  昌东瞪了她一眼:“能别刚见面就碰我瓷吗?我沾惹别的女人的香水味道,不想要腿了吗我?”

  叶流西笑得收不住,埋头蹭住他胸口,右手习惯性在他衣服上摸索,然后抓住摸到的第一颗扣子,死攥了不放。

  还以为见面了会生疏,行前那么多的忐忑心思、瞻前顾后,这一刻烟消云散:有些人,见面就好,不需要准备,也不需要安排。

  昌东说她:“拽掉了你缝啊。”

  叶流西下巴一抬:“我有钱,我赔。”

  昌东:“……既然有钱,那您随意吧。”

  他搂紧叶流西,习惯性地朝车里扫了一眼,心里微微一沉。

  没有高深,她是一个人出关的。

  可能是出事了,不然依流西的性子,她不会不带上高深的。

  九个月,确实也够发生很多事了。

  昌东低头吻了吻她发顶:“我先把车子挪到边上去,省得待会有车来,挡了别人的道。”

  叶流西站远了些,看昌东挪车。

  其实时间还早,而且哈罗公路一天也过不了几辆车,但她还是喜欢他认真仔细,不知道这是不是也是缺什么补什么的一种:她习惯了大而化之,一切都要为自己的喜好让道,却反而分外吃得下昌东这种事事缜密惠及他人的性子。

  两辆车,挪成了个避风的直角,她钻进自己的车里看,这车,她记得是扔在库姆塔格大沙漠里了,难得他居然捡回来了。

  非但捡回来了,还做了翻新改装,但有些东西保留了,比如那个她一直嫌弃但一直听的DVD唱机,再比如做饭的那一套锅盆炭柴,壁挂的架子上有米罐油盐,一车的小日子,拥着扑面而来的烟火气。

  昌东问她:“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什么?”

  挪车时,他看过她的食品袋,水是冷的,干粮也是冷的,她估计也下不了口。

结局.下[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