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结局.中  西出玉门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结局.中[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https://m.qqxs9.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找到回家的路!

  黄金矿山大概是风闻了黑石城的变故,不战而降。

  反正里头矿工多,而金羽卫少,想战都组织不起像样的抵抗。

  叶流西再次进了金爷脸。

  短短几天不见,高深蛇化的迹象更明显了:眸光散焦,头会像摆锤样下意识地晃动,也很容易受惊,明明说着话,会突然间身子一凛,像是随时准备逃窜。

  叶流西本来是想跟他说,有了个保底的法子,如果能再耐心等一等,兴许会有更好的出路也不定……但看到高深这状况,就知道他是等不起了。

  她把李伏的建议说了,才说到一半,高深就拼命点头:“好,好,西小姐,好。”

  又急切地转头看四周:“来了吗?他们来了吗?那个什么移魂转魄,可以现在就做吗?”

  叶流西说:“高深,你要想清楚了,当了皮影人之后,只是有个人的模样,跟人毕竟还是不一样的……”

  高深一句话就把她所有的说辞都堵回去了:“但我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

  “西小姐,我很满足了,可以不要这么不人不鬼地活着,可以说话,可以见光,可以有个人的样子在太阳下走,我很满足了,真的。”

  叶流西沉默了一会,让阿禾送了大的黑罩布进来,把高深从头到脚裹严实了,才带他出去。

  即便有罩布裹着,高深还是有些畏缩,到车边时,几乎是抢着钻了进去。

  大概是怕见光,怕见人。

  叶流西有点难受,没有立刻上车。

  整个矿山闹闹哄哄,是蝎眼在和金羽卫在进行交接,接管人拿着花名册,逐一点算矿工人头,每喊到一个名字,就有人大声地应喝一声“到”。

  以前,还在黄金矿山的时候,进洞的矿队上工收工,也要点个卯,江斩应卯的时候,声音总是特别大,她觉得奇怪,有一次问起来,江斩说,因为这样,你就能听见了啊,那是我在跟你打招呼呢。

  现在,应声的人里,再也没有江斩了。

  少年时代的梦想,她算是实现了吧,但远没有想象中那么满足。

  这一路,丢得东西多了,心也软了,想笑时,想到那些痛,笑就淡了。

  大概是站得太久了,阿禾过来找她:“西姐,咱们得走啦。”

  得把高深送到李伏那里去,先行寻找合适的容器,尽快移魂转魄,否则以高深的蛇化速度,撑不到皮影人完工。

  叶流西低声说了句:“高深……不应该是这样的结果。”

  他自己都满足了,她反而锱铢必较起来:皮影人,不用吃,也不用睡,牛皮做成的身体,能撑多久呢?他以后怎么生活呢,和小柳儿之间,还有希望吗?

  阿禾咬了咬嘴唇:“西姐,你想开一点吧。我知道你觉得这结果不完美,但世上事,本来也没有太完美的。”

  “高深得靠皮影人活着,我只能用代舌说话,你失去了一只手,东哥三年一续命,人人都说鳌叔运气好,靠上了西主这棵大树,但你想想看,他都多大年纪了?”

  “但凡经历过事的人,谁能没个一星半点的遗憾,谁不抱憾而活啊。”

  这小丫头,平时不大吭气的,这个时候,反而一派老成,给她讲起大道理来了。

  叶流西笑:“接着说。”

  阿禾说:“我刚被割了舌头那会儿,年纪是小,但也懂事了,知道自己从此跟人家不一样了,身上少了块东西,心里难受,整夜整夜地哭。”

  “那时候,住集体宿舍,有个老婆子,负责看护我们这些刚割了舌头的娃娃。她见我老哭,就跟我说,阿禾啊,事情已经这样啦,再哭也挽回不了了,想当没发生过呢,也不可能。”

  说到这儿,阿禾眼圈微红,抬手抹了抹眼皮,吸了下鼻子,才又继续。

  “然后她说,这就是你人生里的遗憾事儿,这些遗憾事儿啊,像台阶,聪明人得蹬住它,去找更好的前路,如果一双眼窄得只能看到这点遗憾,那这只脚也别想迈过去了。”

  “西姐,高深不蠢,他会迈过去的,咱们也是。”

  出关前一晚,叶流西召集金蝎会的人以及李金鳌他们进帐,把手头在做和待做的事都顺了一遍,这几个月来,她逐步分权放权,确保职务在,事就能办,不想再出现从前那样一人倒蝎眼散的局面。

  一切都进展顺利,黑石城一出事,外围的大小市集都按兵不动,蝎眼一家独大,关内出现了绝对实力震慑下的暂时和平。

  李金鳌开始带领方士一步步“绝妖鬼”:不是灭绝,而是能用的用,不能用且有害的,或封或锁,绝了那些装神弄鬼的“妖风过境”,让红花树都能从地下转到地上,走夜路也用不着再心惊胆战。

  蝎眼成员,大都是平民和奴隶,叶流西并不想把他们捧上天去,这样就跟厉望东的做法如出一辙了……兽首入驻黑石城之后,诛杀驱逐方士和羽林卫,趾高气昂,气焰嚣张,结果呢,厉望东一死,一朝颠覆,又反被诛杀和驱逐。

  要打破这怪圈,杜绝这种循环反复的对立恶果,先要打破所谓高人一等的身份,但也不能把这些人拉下深渊。

  羽林卫只是一种职务,方士也是一种职务,没必要奇货可居家族垄断,未来,所有人都该有选择:符合条件的,就可以去做羽林卫,学识技能过关的,也可以入方士门,那些世袭的方士和羽林卫,对继承父业不感兴趣的,可以做买卖、当个手艺人、或者去黄金矿山做高危但高薪的工作。

  这变动会遭受阻力,改制会需要很多时间……慢慢来吧,最顽固的那群人已经被圈在条石大狱里了,用一代人、或者两代人的时间,可以实现和改变很多东西。

  等到这转变走上正轨之后,她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除了李金鳌和阿禾,她没对任何人提出关的事,主子在的话,哪怕暂不露面、什么事都不做,对内对外也是一种震慑……只说战事初定,有要紧事要忙,小事各人自定,大事找金蝎会和阿禾商议就好。

  散了之后,阿禾帮她收拾行李,很有点意在沛公,收拾到一半,吭哧吭哧往她身边凑,递了封信给她。

  叶流西心知肚明,装不知道:“这什么呀?”

  阿禾吞吞吐吐:“你帮我交给肥唐呗,就是……大家好久不见了,问候一下。”

  叶流西斜乜了她一眼:“问候这么厚?不带,太重了。”

  阿禾急得跺脚:“你是开车出去,我一封信能有多重!”

  叶流西把信接过来,故意拿话揶揄她:“真是想不到啊阿禾,蝎眼的男人,高的帅的,随便你挑,你却偏偏喜欢一个脑袋都要秃了的人……”

  阿禾气得面红耳赤:“肥唐只是头发少一点,那不叫秃!还有,谁喜欢他了,普通朋友!”

  一生气,跑了,也不帮她收拾行李了。

  不收拾就不收拾,叶流西无所谓:关外什么东西没有啊,多带几块金砖就行了。

  从黑石城到尸堆,照旧花了三天。

  叶流西开昌东的车,阿禾有点担心,因为让人检修的时候,都说怕这车支撑不了:毕竟曾经补过胎,补后又折腾过很多次,而且这车胎是特制的,关内根本找不到同型号的胎去换。

  但叶流西就想开这辆车。

  末了找了个签家人来测黄符字签,问的是这车能不能带她见到想见的人。

  给出的结果是:称心遂愿。

  无可置疑的吉兆、上上签。

  ……

  车过小扬州,叶流西加了油,顺带捎了一桶备用:这量足够她出无人区了,也不知道昌东现在在哪,出了白龙堆之后,她计划沿哈罗公路往北走……反正丁柳是一定会回柳七那儿的,柳七家大业大,不可能挪场子,她从柳七那顺藤摸瓜,应该会有收获,只是时间长短而已。

  出玉门关的刹那,起了风沙。

  风沙之上,是温柔月色。

结局.中[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